有些不真实了

经典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常戚戚嘿嘿一笑,道:他们都是云台宗府的人,自然不会与我们同行。 张若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张天圭、韩湫、陆乾坤是云台宗府最强大的三位内府弟子,每一个都拥有《地榜》武

    常戚戚嘿嘿一笑,道:“他们都是云台宗府的人,自然不会与我们同行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张天圭、韩湫、陆乾坤是云台宗府最强大的三位内府弟子,每一个都拥有《地榜》武者的实力。
 
    毒蛛商会的邪道武者和四方郡国的高手,应该不会轻易去招惹他们。
 
    张若尘双手抱拳,道:“多谢常师兄和大师兄赶来相助,这一次,若不是你们,估计我很难逃出越集城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道:“谢我干什么,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手,你要谢就谢大师兄和黄师妹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提着酒葫芦,喝了一口,笑道:“我们都是武市学宫的学员,本就该相互救助,相互扶持。小师弟的武道修为倒是出乎我的预料,居然可能轻轻松松的将火云狼斩杀。若是没有半圣血书,估计我也未必胜得了你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张师弟的修为,那么强大?”常戚戚惊呼道。
 
    常戚戚知道张若尘的修为强大,天资绝顶,可是要说他比司行空还厉害,就有些不真实了!
 
    司行空可是天魔十秀之首,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。
 
    司行空瞪了常戚戚一眼,道:“有什么好奇怪?小师弟一日之间,可以连杀三位武道神话级别的高手,本来就已经是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。先前,你们在越集城也看见,小师弟一剑斩杀四阶蛮兽火云狼。就算是我,也不可能只用一招,就将一头四阶蛮兽杀死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看向张若尘,羡慕的道:“张师弟,你难道是四绝半的天才?”
 
    “何止是四绝半,我看至少也是五绝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昂头倒在吞云雀的背上,又喝了一口,笑道:“等到张师弟返回天魔武城,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第一天才和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位置,估计就要易主了!哈哈!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大师兄,你就这么轻易将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位置让给我?”
 
    司行空的眼睛一亮,露出一股战意,道:“你想要做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,当然没那么容易,我们迟早有一较高下的机会,希望到时候,你能全力与我一战。”
 
    “一定。”张若尘坚定的道。
 
    全力与他一战,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。
 
    黄烟尘盘坐在张若尘左则的不远处,问道:“张若尘,根据大石城传来的消息,据说你掌握了毒蛛商会和四方郡国王族勾结的重要证据,消息可靠吗?”
 
    “没错!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黄烟尘向常戚戚和司行空看了一眼,沉思了片刻,道:“今晚,你能不能来我的修炼府邸,我有十分重要的事,要和你商量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见黄烟尘欲言又止的样子,于是点了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 
    半天后,张若尘、司行空、常戚戚、黄烟尘返回内宫学府。
 
    随后,司行空单独带着张若尘,前往银袍长老阁。
 
    银袍长老阁的阁主,名叫雷景,主管武市钱庄在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一切事物,所有银袍长老,全部都要听命与他。
 
    可以说,在某些方面,雷景的权利,甚至超过武市学宫的宫主。
 
 265.第265章 雷阁主
 
    来到银袍长老阁的最顶层,张若尘终于见到这一位堪称天魔岭三十六郡国最有权势的人物——银袍长老阁阁主。
 
    “拜见雷阁主!”张若尘和司行空同时躬身行礼。
 
    雷景,今年已经九十四岁,可是看上去却并不苍老,一副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的模样,臂膀宽阔,皮肤古铜,充满爆发性的力量。
 
 
    雷景将手中的武典放下,有些好奇的打量张若尘,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道:“你就是张若尘?”
 
    “正是学生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账簿取了出来,道:“阁主,这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急!”
 
    雷景笑着摇了摇头,似乎他对张若尘的兴趣,比对那一本账簿的兴趣更浓。
 
    “老夫听说,你在外面,自称是老夫的秘传弟子。可有此事?”
 
    雷景身上的气势一变,全身散发出红色的光芒,一股强大的气势涌出来,覆盖整个房间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脸色微微一白,在他看来,雷景简直就像是化为一座巨大的火山,喷发出炽热的岩浆,化为一片海洋,将他包裹,似要将他的身体熔炼。
 
    “好恐怖的气息,雷阁主的武道修为应该已经超越天极境大圆满,达到了武道的另一个境界,鱼龙境。只有鱼龙境的武者,才有如此恐怖的力量气息。”
 
    来到八百年之后,张若尘第一次遇到这种级别的强者。
 
    只是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武道气息,就已经被镇压得张若尘喘不过气,身体就像是在岩浆里面燃烧。
 
    张若尘紧咬牙关,默念《九天明帝经》。灵火真气,他在体内的三十六条经脉中急速运转,化解那一股武道压力。
 
    眉心的位置,一个火焰印记浮现出来,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苗。
 
    雷景的双目亮起来,嘴里发出一声轻咦。
 
    也不知多久过去,那一股恐怖的压力,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张若尘感觉压力消失,立即停止运转功法,再次向雷景望过去,却发现雷景依旧坐在书桌边上,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一下。
 
    “看来雷阁主只是在试探我,并不是真的发怒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微微松了一口气,若是真的得罪雷景那种级别的人物,就算张若尘长着三头六臂,现在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
 
    “不错,在老夫三成气势的压迫之下,居然还能保持站立,天极境之下的武者之中,你是第一个。”雷景笑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硬着头皮说道:“阁主的秘传弟子是陈若,并不是我。恐怕其中,有一些误会。”
 
    雷景道:“是吗?可是老夫听说,不久之前,在大石城,陈若与云台宗府的韩湫,杀死了四方郡国的镇军侯霍云都,还在穆青的府邸,取走了一本账簿。你听说没有?”
 
    张若尘有些羞愧,思索了片刻,苦笑道:“不敢期满阁主,其实学生的确使用过‘陈若’这个化名,为了自保,才会声称是阁主的秘传弟子。此事的确是学生做得不对,请阁主责罚!”
 
    雷景没想到张若尘会承认得这么干脆,哈哈大笑一声,道:“有趣!”
 
    雷景正色道:“你若是一个庸才,老夫非要收拾你一顿。一个庸才自称是老夫的秘传弟子,岂不是砸了老夫的招牌?”
 
    “可是刚才老夫试探了一下,发现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。一个天才自称是老夫的弟子,传出去之后,大家只会认为老夫教导有方、慧眼识珠,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!”
 
    “阁主的意思是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雷景道:“老夫有一个条件,只要你能够做到,老夫不仅不再追究这件事,而且,还可以真正的收你做秘传弟子!你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张若尘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 
    雷景并没有立即告诉张若尘条件,而是先问道:“你的体内,一共开辟出二十七条经脉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实际上,张若尘的体内开辟出三十六条经脉,只是其中九条都是奇脉,即便是雷景,也察觉不到,所以才会以为张若尘的体内只有二十七条经脉。
 
    即便是如此,也让雷景相当震撼。
 
    “想要在体内开辟出二十七条经脉,你修炼的功法,恐怕相当强大,看来你有很大的奇遇。”雷景道。
 
    整个昆仑界,历史悠久,诞生过无数先贤神圣,即便是在天魔岭也肯定有一些不曾被人发现的洞天秘府。
 
    就算张若尘得到了一些奇遇,也不为怪,只能说明他的气运强大。
 
    雷景点了点头,并不询问张若尘修炼的是什么功法,而是道:“我的条件就是,你必须要在今年,冲进《地榜》前一百位。并且,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事?”张若尘问道。
 
    雷景笑道:“你放心,老夫不会让你去做十分危险的事,你努力修炼就是,至于具体要做什么,等你进入《地榜》前一百位,老夫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问道:“为何是我?”
 
    雷景笑了笑,道:“第一,你欠我一个人情,难道不还?”
 
    “第二,武市学宫的那些学员,没有一个有机会冲击《地榜》前一百位。即便是最强的司行空,现在也才在《地榜》排名第四千七百四十位,至于另外两个学员,全部都排在一万位之后。”
 
    “你的天赋很高,要进入《地榜》前一千位,应该不是难事。至于《地榜》前一百位……虽然很难,但还是可以拼一拼,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。若是不选你,老夫实在找不到别的合适的人选。”
 
    《地榜》覆盖的范围很广,包括整个东域,一共收录十万名地极境顶尖武者。
 
    更重要的是,《地榜》只收录年龄不超过五十岁的武者,一旦超过年龄,就算你的武道修为再如何强大,也会被踢出《地榜》。
 
    超过五十岁,也没有突破到天极境,就算将来达到天极境,能够提升的空间也已经很低。
 
    所以说,《地榜》不仅仅只是实力的象征,更是天赋和潜力的象征。
 
    整个天魔岭三十六郡国,一共只有十七人进入《地榜》,其中七人是年龄不到三十岁的年轻武者。
 
    其中,排名就最高的就是司行空,第四千七百四十位。
 
    排在第二的是,刚刚突破到地极境大圆满境界的张天圭,第五千零四十一位。
 
    排在第三的是,黑市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,洪宇,第九千四百七十位。
 
    别的那些武者,全部都排在一万位之后。
 
    当然,那一位拜月魔教的小圣女,也在《地榜》,而且排名前一百位,实力深不可测。只不过,她只在云武郡国现身了一次,所以大家并没有将她当成天魔岭的本土武者。大家都以为,她已经离开了天魔岭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阁主,《地榜》前一百位的武者,哪一个不是东域的顶尖奇才?想要达到那个级别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 
    “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?”雷景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我当然有信心,但是,为何一定要进入《地榜》前一百位?”
 
    “因为,你要做我的秘传弟子,这就是最低要求。”雷景道。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并不想做雷景的秘传弟子,因为以张若尘在武学上的见识,雷景根本教不了他什么。可是当初,张若尘毕竟是借用了雷景的名号,算是欠下雷景一个人情。
 
    雷景将账簿摔在了桌面上,冷哼一声:“四方郡王的胆子真不小,莫非他以为四方郡国已经是他的私人领地?张若尘,你退下!这本账簿,我会立即送去东域圣王府,让第一中央帝国的高层,收拾四方郡王。与黑市合作,损害帝国利益,死路一条。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canberraclc.com/a/jingdianwenzhang/20180220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